婼_贪欢

记梗比文多,天天傻乐呵,叶ALL独食
all叶粮请转移@哑针

【叶all】不落帝歌(005)

※搬文,从另一个号搬回来,内容未改动,列过大纲后会尽快回复更新。

1。更新慢√设定恐怖√
2。过程叶all清水暧昧向,结局非典型HE注意。
3。架空魔法设定,别问我为什么西方魔法设定会粗线中文名字这是个BUG_(:3」∠)_
4。特殊设定√带账号卡√不带伞哥但伞哥是灵魂人物√别问我为什么想到了矮杉和33我不造√





准备好了?
那我们……出发吧。

……

chapter 005 迟归的术士

“喻文州,你的守护者黄少天的冰雨已经被我击碎,他不死也是个废人,你已经没有被救的希望了。”

“我不为难你,只要你说出神器的下落,蓝雨,我原封不动还给你。”

身着漆黑斗篷的人将自己的脸藏在了兜帽之下,只能看到那一身暗沉浓稠的黑色气息犹如实质,在这个黑暗的地方飘荡扩散。

在由铁柱构成的围墙内,身着蔚蓝色术士袍的少年在牢房的正中央盘坐,俊秀白净的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优雅的模样像是正坐在会客室里同人聊天,而不是被审问。灭神的诅咒被他放在了右侧约半臂远的地方,从宽大的衣袖中露出半截苍白纤细的手臂,长袍在他身上有些空荡,让人顿时有种这人没有丝毫攻击力的感觉。

黑漆漆——让我们暂且这么称呼他——并没有被这种感觉迷惑。他知道这人有多么厉害,能够凭借自己和黄少天两人将南大陆清理的只有蓝雨一家势力独大,足以证明他本身的能力。

蓝雨的基石,从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解决的存在。

“能从蓝溪阁找出破绽并诱惑其中的重要成员,从而获取情报重创少天,还能在视魔行者为世仇的乌托邦买到如此多的封魔石……既然大人如此厉害,想必也早就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何必再来问呢。”

不慌不忙,不骄不躁,这要是换一个审问者怕是早已经表露不耐,让审问和被审问两个角色发生倒转。黑漆漆在心底赞叹了一番这人的临危不乱,然后发出了一个很奇怪的笑声。

那笑声的确是很奇怪的,明明音质嘶哑粗涩,却偏偏让人听出几分少年人的轻狂流畅。喻文州愣了愣,不知为何心底默默记下了这个笑声。

“说实话,如果可以我真想跟你多聊一会儿,你很有趣。可惜我的时间并没有很多,所以……很遗憾。”

面朝着黑漆漆的几根铁柱缓缓上移,最后留出一个刚好给他通过的间隙。喻文州看着黑影慢慢向自己靠近,最后停在了自己的身前,左手抬起向他伸来。

好难看的手,像被什么刺穿过一样。闭上眼的时候,蓝雨的掌管人突然想起了自己那个现在应该正为了他的搭档忙里忙外的心上人,那人的手是他见过最美的手,怕是全天下都再找不出那么完美的手了。

……有点儿想你了呢,前辈。

————————————————————

并不知道自己正被人挂念,现在的叶修的确如那个多智近妖的少年所想,为这个正在兴欣各种作死的少年操碎了心。

“黄少天,我认为你已经是个成年男人了,不该再让好心收留你,给你治伤的我为你是否乖乖吃了药而操心了。”

“可是那药里有秋葵!你别想骗我我都闻出来了,这世界上还没有哪道加了秋葵的菜是我闻不出来的!你明明知道我最讨厌吃秋葵你还往我的药里面加秋葵你这不存心不让我吃药吗你,我告诉你本剑圣这活了几百年(普通术行者平均年龄在四百到五百岁,实力越强寿命越长,但一般不超过六百岁)了都还没吃过秋葵呢!”
  
“第一,这是药不是菜。第二,我只加了一点点儿的秋葵精华,这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第三……包子上!给我摁住这个熊孩子!”

“遵命!”

“喂!喂你们想干嘛?!救命啊非礼啦唔唔唔!!————”

本来就算不得高的黄少天被早就潜藏在他身后装作工作的包荣兴一把拿下,狠狠地按照叶修所说的摁在了地上。叶修趁机拿起了药碗,掰开了黄少天的嘴就灌了进去。

可怜的小公举喝完了药,满嘴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趴在地上可怜兮兮的咳嗽。旁边的人要么自顾自的干自己的活,要么端着杯热腾腾的咖啡悠闲地喝,就是没一个理他的。小公举的心顿时受到了重创,一个眼刀就刺向了那个喝咖啡的。

“叶不修你混蛋!!”

“我这都为你好。”

“妈的你这么牛你怎么不上天呢你!!”

“不上,丑拒。”

“……啊啊啊队长快来救我啊我要被这个混蛋欺负死了啊!!——”
  

今天也是轻松愉快的一天呢。又喝了一口咖啡,叶修表示他很愉快。
  

伴随着下午的到来,黄少天再次被赶回小房间养伤,店里渐渐也多了几个客人。除了偶尔几个真的是来喝咖啡的以外,大部分都还是……很有目的性的。

只见一个小姑娘在几个小伙伴的怂恿鼓励下,小脸蛋红扑扑的走向几个服务生中最显眼的包荣兴。身材健硕脸蛋又够惹眼的金发青年向来是这家咖啡馆的招牌角色,原本站在他身边的罗辑一脸已经习惯了的表情走到乔一帆旁边准备看戏,却发现一向对这种事情很是支(xing)持(zai)鼓(le)励(huo)的叶修今天却没有围观,而是端着杯咖啡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门口,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一样。

注意到这一点的不只他一个。原本就有些烦躁的包荣兴状似不经意的看了眼叶修所在的方向,原本仿佛盛满阳光的漂亮眸子骤然侵染上一些莫名深沉的色泽,看向那个姑娘的眼神也透露出些许不耐。

本来就有些胆怯的小姑娘此刻更是苍白了脸色,踌躇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眼见着她的脸越来越白,她的小伙伴们也有意向前,陈果先是发了难,冲过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踮起脚就把包荣兴的耳朵连带着脑袋拽下来训了几句。察觉到这边动静的叶修终于转过头来,看看小姑娘又看看正一脸委屈挨训的包荣兴,挑眉,低沉的笑了两声。

“疼疼疼!老大快来救我!”

“还敢叫别人来?赶紧给我向客人道歉去,不然这个月没有工资领了!”

“啊——不要啊老板娘!我还想攒钱给老大买礼物呢!”

“……礼物?”

“对啊对啊老大,我已经攒了很多钱了,到时候一定能给老大买一件超~好用的雨衣,这样老大就不用天天带着伞啦!”

“……老板娘你继续吧。”

“哼!”

“诶!!为什么啊老大你不喜欢雨衣吗!不喜欢我可以给你买把新伞的——嘶!!!老板娘快松手耳朵要掉了!”

对于包荣兴的神逻辑几人早已是司空见惯,明白跟他讲道理讲逻辑简直对牛弹琴,也就都没管,让陈果压着去给人姑娘道了歉,并正儿八经的拒绝了人家。

一直在柜台旁站着没动弹过的乔一帆此刻看了看还有些心不在焉的叶修,抿唇,接了杯温热的水,默默走过去放到人手边的桌子上,并坐在了他的旁边。叶修也没怎么在意,只点点头,掏出怀里的烟杆在桌子上敲了敲,也不点就放在嘴里嘬了嘬。

“叶修前辈,你都在这儿坐一下午了,是在等什么人吗?”

“恩?啊……算是吧。”

不怎么走心的回答体现了男人的心不在焉。叶修随意的应声,稍显懒散的眼神却还是直勾勾的往门口那边瞅,间或哼一些没有词的曲儿,都是乔一帆没有听过的谱子,那些调与调之间的转折点都透露出满满的旧时光的味道,让人眼前莫名浮现古朴的庄园,精致的下午茶点和站在一边躬身倒茶的老管家。

明明声音并不怎么沧桑,甚至还有些缱绻的温柔,乔一帆心中却油然生出一种物是人非的悲凉。听陈果说她是在一个雪夜里见到的叶修,那时的他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黑色长衫,头发上肩膀上堆满了被血染红的积雪,虚弱的靠着一棵树站着。然而在遇见她的时候,这个男人却一点都不像受了重伤在雪地待了许久的样子,反而眼神明亮的仿佛缀了整个夜空的星光。

他说,嘿,姑娘,介意收留一个除了生孩子啥都会的落魄魔行者吗。

要搁在以往这样的搭讪她是绝对不会理会的,甚至心情不好了还会骂上两句。然而那个时候她却没有,而是把身上所有的吃的都给了他,然后扶着人一步步走回了咖啡馆。

【大抵是因为他的眼神吧,那么耀眼的模样……也太不像个一直落魄的魔行者了,我更愿意相信他是碰到了什么麻烦的可怜人。】

尽管陈果有所隐瞒,但表情间还是隐隐流露出一丝后怕,不难想象那时叶修的情况有多糟糕。要怎样的凄惨,才能让一个独自在海贼岛长大的女人仅仅是看到外表就心软了呢?

思绪渐渐飘飞到很远的地方,一直到一阵熟悉的魔法波动侵入感知,乔一帆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已经过去了有一个小时之久。

身旁的叶修此刻已经站了起来,原本平静到有些冷淡的脸上也勾出一抹笑意。他慢悠悠点燃了自己一直拿着的烟杆,享受的抽了一口,缓缓将烟气吐了出来。

“可算回来了,还以为你迷路找不到地方了。”

“滚犊子,老夫叱咤江湖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连路都不认!”

沙哑的男音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原本有些喧闹的咖啡馆顿时安静下来,一时间竟有种肃穆的氛围。乔一帆呆呆的转头看看,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苏沐橙竟拿了两个睡睡蛋出来,在吧台敲碎。

“行了啊,为了你都用了两个睡睡蛋了,哥都没这待遇,再不快点儿讲正事……小心老板娘发飙啊。”

咖啡馆门口的空气先是出现一小片不自然的扭曲,透明的纹路卷曲交错最后形成一个螺旋状的半透明圆盘。只见那个圆盘一张一缩,就吐出来了一个……黑球。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回到吧台的陈果就已经一脸不忍直视的吼了过去。

“魏琛你能不能有点儿下限!兴欣的脸都快被你丢尽了!”

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那个黑球其实是一个裹着破烂黑袍的人。长相颇为粗犷的男人慢腾腾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自己那似乎一脱下来就可以扔垃圾桶的法袍,将一个暗绿色的小瓶子从怀中拿出来左右看看,见没事这才松口气,随即一嗓子烟腔吼了回去。

“老夫这都是为了谁啊,能不能有点儿对功臣的尊敬爱戴!告诉你啊老叶别说是两个睡睡蛋了,就老夫怀里这瓶东西,拿你十个百个睡睡蛋都是轻的!”

这话要是让其他不明情况的魔行者听见准是第一时间嗤之以鼻。要知道这睡睡蛋可是平常人家根本消费不起的东西,一个睡睡蛋可以让一个普通人失去意识整整一天,对普通的甚至是一些厉害的魔行者也是少说一个小时的眩晕效果。然而尽管好用,其生产者睡不过鸟(原名骨忒伊拉斯·步歌雀,因为名字太难记其蛋又有眩晕效果,所以取睡和步歌谐音得此简称,睡睡蛋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的产率却实在是低到惊人,一年也不过两三百颗的产量,且因为这种鸟类自身习性,一旦被捕捉就会自尽,所以除了在它的生产季节追随着这群毫无定性的鸟类满世界跑和向天生有自然加成的精灵请求交易外,人类根本没办法得到更多的睡睡蛋。

暂且不提这些特性如何促进冒险家行业发展这种与本文无关的问题【喂】,也正因为这种坑爹的属性和一用一个准的功效,睡睡蛋在黑市的价格可谓是常年居高不下。虽然还比不上拥有制造神器潜力的喀布里这种有价无市的东西,但要跟其他那些努努力碰碰运气还是能够侥幸得到些的材料相比还是可以完爆一下的。

哦当然,这些话是针对于那些非常非常非常请自动重复到你口干舌燥为止的非常有钱的魔行者或魔行者部落来说的,详情请对比占据了半块荣耀大陆的蓝雨城池谢谢x

要拿一瓶不知道什么东西换取整个种族近乎一年的睡睡蛋消耗量,放其他人身上那不是天方夜谭,是剁吧了扔龙岛让龙族老大韩文清眼神凌虐几百年的节奏。可当听到老魏这么一番言论后,店中似是未受睡睡蛋影响的几人非但没露出不敢置信的鄙夷目光,甚至是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同一种惊喜的情绪。

没人了解这瓶药对他们来说有多重要。或者说,没人能够了解这瓶药对叶修来说意义有多么的重大。

原本还在柜台旁站着的苏沐橙宛如一道疾风一般冲到魏琛面前,嘴唇动了动竟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她身后几个人也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俱是用满是期待的目光看着他和他怀里的药。所有人当中似乎只有叶修是平静的,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眼眸深邃辨不出其中真意。

只见魏琛小心翼翼的把那个暗绿色的小瓶子从怀中拿出来,一向大大咧咧惯了的男人此刻就像是被什么锢着手脚般,直到将东西递到叶修的手里时都没让自己那灰扑扑的衣袖碰到这瓶身半分。

再联想到刚刚他不惜形象用身体护瓶的动作,叶修心中又添了几分感动。原本不怎么在意的模样也是立马收敛起来,伸手规规矩矩的接过,并摆出好学宝宝的模样的等这位术士用他那不怎么丰富的语言描述下这次旅途的艰险。

不过他注定是要失望了,魏琛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对自己的长途跋涉做一个华丽丽的总结,因为比起这个他还有更在意的事情需要确认。

“诶你看着老夫干嘛,别光顾着瞻仰老夫的颜值了赶紧的看看药啊,这可是老夫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带回来的宝贝!”

得,大功臣都发话了他还是赶紧的吧。

用眼神鄙视了下自恋的某人,叶修深吸一口气,低头打量了下手中的小瓶。

魏琛有一个词用得非常精准,先不管药丸本身质量如何,就这个瓶子本身是用一整块精灵岛的舒恩娜石雕刻而成这一点,这瓶药丸就可以在黑市拍卖会的压轴商品中独占一席之地,可谓是宝贝中的宝贝。不过对于这些不怎么缺钱的人来说这的确不是什么需要在意的地方,所以叶修也只是打量了两眼,便不甚在意的伸手拔出了瓶口的木塞。

一股浓浓的,属于自然的气息顿时包围了所有人。

“这味道是……梅思根草?!”仔细闻了闻,叶修愕然看向魏琛,“老魏你别告诉我你的脸面大到让那个药师精灵用梅思根草做药!”
  

梅思根草,又名全能草。虽然叫草然而她本身并不是草叶,而是一种药草精灵。这种药草精灵不像世人皆知的微草岛屿的精灵那样有自主意识,她们本身就跟普通的药草一样,扎根土壤,沐浴阳光,遵循着四季的规律生长或枯萎。只有特殊的时候比如出现暴风雨暴风雪这样恶劣的天气时,她们才会依靠本能去寻找避难所,也正因为如此梅思根草的存活率非常的高。

比起睡不过鸟的蛋这种精灵要常见得多,对于精灵们来说这种小精灵的意义也只不过是做药的材料而已。然而为什么叶修要这么惊讶呢?这就要从精灵这个种族说起了。

众所周知,精灵这种生物可以说是占尽了大自然的优势,被大地之母所宠爱着的他们几乎可以说是自然的主人。要知道即便是掌控自然元素的法行者都只能看着自然的脸色说话,这群精灵却可以掌控自然的变化,甚至只要他们愿意付出代价,召唤火山喷发这种大型灾难都不是什么难事。

原本在旧世界人类的设想里,这种亲近绿色的种族应该热情好客,温顺和平的,然而现实却狠狠给了他们一个耳光。在新世界现世的精灵完全没有体现出那些所谓优良的品质,他们防备心重,排外性非常强烈,其核心的微草战队更是在战斗和争夺领地方面表现出惊人的天赋。用当时人类领军叶秋的话说,精灵的战斗能力完全不逊色于他们与生俱来的自然亲和力。

哦,这是美化版本,原话自然是贯彻了叶秋大神的简洁风格:王大眼这孩子,有前途,值得招揽。

当时叶秋的副(bao)手(mu)吴雪峰表示……你开心就好。

咳,言归正传。总而言之精灵这种生物吧就是看上去温温和和的其实一点儿都不好接近,这一点不仅仅体现在他们的为人处事上,就连他们地域的其他生物都非常完美的贯彻着这一特性而生存。

就拿这个梅思根草为例,这种药草精灵看着乖乖巧巧的你就是拿她做药她也没什么反应,但这只针对于精灵一族。换句话讲,如果是个人类/龙族/海族的药师来采摘做药的话,他们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梅思根表层受采摘者气息刺激而分泌出的致命毒液。如果毒液也无法阻拦,梅思根就会散发出一种气息吸引周围的精灵来解决这个闯入者。如果依旧不行,那么非常遗憾,他们依旧无法成功,因为这种自尊心很强的小东西会在被采摘下来的那一刹那选择自我毁灭,就是化作一捧尘土也不让外来人得逞。

听起来很有毒对不对?但这就是精灵一族对于外族人的态度。不论是人族,龙族,还是海族,精灵们都对之抱以十二万分的恶意对待。这不仅仅是因为种族对种族的排斥性,还是一个无辜的生灵对于生存环境被破坏的无声控诉。
  

那么,问题来了。

如此排他的精灵,这次去寻药的居所主人还是个出了名的对外激进分子,魏琛一跟人非亲非故的人类魔行者,难不成还真是刷脸?……哦大宇宙的恶意。

“什么叫老夫的脸面啊,老夫怎么了!”不满嚷嚷两声,魏琛拿起柜台上不知是谁的杯子想喝口水,却被陈果一巴掌拍掉手示威的挥了挥拳头,于是悻悻放下抓了抓头发,“咳,好吧,这种事儿不用老夫说你也知道是谁的脸面吧,那谁还说要来看看不过被老夫婉拒了,恩。”

愣了愣,低头重又打量了下瓶子里不过十来颗的小药丸,叶修皱眉,终是没再说什么的点了点头。

“有用吗?”一直沉默注意这边的唐柔关切的看向他。

“恩……很好,老魏大功一件。”叶修笑了笑,不置可否的将药瓶收了起来。

听了这话,几个人顿时露出喜色。陈果也不在意自己杯子差点儿被用的事儿了,开心的拍了拍魏琛的肩膀表示今晚吃大餐庆祝。包荣兴仰头欢呼了几声,本想把叶修抱起来却被拒绝,只能举起罗辑晃了晃,让原本也笑容满面的小召唤师顿时花容失色差点儿一法杖打上去。

咖啡馆里一片和乐融融,那些被迫沉睡的客人们似乎都因为这样的氛围露出了笑容。几个人吵吵嚷嚷商量着晚上庆祝的事情,魏琛终是原形毕露,搂着莫凡的肩膀就开始吹嘘自己一路过来的惊险刺激,一向孤僻的小忍者这次竟也任他搂住,安静听他述说。
  

叶修搓了搓手,从柜台倒了杯温热的水,自己拿着杯子往咖啡厅后面走。

兴欣表面是个咖啡馆,然而其内部建设之复杂谨慎让他们即便是将黄少天藏起来也不会有任何
探测类的技能或仪器能查到。

打开似乎是通往后厨的门,前方是一条幽暗的走廊。叶修挥了挥手,一个小小的光球自指尖浮现,经过拉伸变形后形成个灯笼的形状,被他提在了手里。

踏过不知什么材料建造而成的廊道,提着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灯笼”,男人在黑暗中独自前行,披在肩上的长摆披风在地上扫出一波又一波浪花一般的卷曲弧度。

长廊走到尽头,铁灰色的墙面似乎象征着结束。叶修却似是毫无所觉的步速都未收敛半分,只伸出那只空闲的手,食指中指并拢向前方一指,一阵微弱的魔力波动自他的指尖呈圆圈状扩散开来,隐约能听见叮的一声,在这幽静的空间中回荡。

 
长腿一迈,没有丝毫阻碍的,男人的身形消失在了墙面的一端。

评论

热度(17)